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SWOG研究證實三陰性乳腺癌的新預后指標

治療三陰性乳腺癌的醫師有兩種新方法可以預測哪些患者將從公認的公認的術后手術治療中受益最大,稱為AC化療,是阿霉素和環磷酰胺的輔助治療。

SWOG癌癥研究網絡(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下屬的美國國家癌癥研究所資助的癌癥臨床試驗網絡)的研究人員在《臨床腫瘤學雜志》上發表的研究結果中證實了兩種生物標記物-一種44基因的DNA損傷反應(DDIR)簽名和間質腫瘤浸潤淋巴細胞(sTILs)-可作為診斷為三陰性乳腺癌的人的預后指標。這些新測試可以用來指導癌癥治療,就像目前使用癌癥分期或腫瘤大小來個性化護理一樣。

堪薩斯大學癌癥中心的SWOG研究人員,醫師和研究人員Priyanka Sharma醫學博士說:“這使我們更接近根據個體患者的生物學情況來進行三陰性乳腺癌治療。”“如果您事先知道哪些女性會對AC化療反應良好,我們可以優先選擇這種療法-并為她們留出其他療法。對于其他患者,我們希望研究不同的策略,例如免疫療法或靶向藥物。”

三陰性乳腺癌因缺乏的常見癌癥生長因子而得名-雌激素受體,孕激素受體和HER2基因。與其他類型的乳腺癌相比,三陰性乳腺癌的生長速度更快,傳播頻率更高,而且許多當前的藥物在減緩或阻止其生長方面均無效。沙爾瑪(Sharma)花了十多年的時間研究這些癌癥,試圖更好地了解它們在體內的作用以及如何更有效地治療它們。每年在美國診斷出的所有乳腺癌中,三陰性乳腺癌約占15%至20%。

初步研究表明,兩種生物標記物DDIR標記和sTILs可用于預測激素受體陰性和HER2陰性乳腺癌患者接受AC化療后的良好結局。Sharma和她的團隊希望了解他們是否可以在三陰性乳腺癌患者中證實這些發現。為此,他們將其浸入了SWOG龐大的標本庫中-該標本庫包含80萬個組織,血液和其他生物樣本。Sharma使用了S9313乳腺癌研究的患者的腫瘤樣品,該研究是一項SWOG乳腺癌試驗,評估AC化療對高危和中危乳腺癌患者的有效性。S9313在1997年停止招募患者,但保留了這些患者的乳腺腫瘤組織,并保存在石蠟中。

通過分析這些樣本,Sharma和她的團隊確認了425例三陰性乳腺癌。然后,他們進行了兩次分析。其中一項工作是創建DDIR簽名,這是一種基于RNA的腫瘤概況,可顯示患者的免疫系統是否基于44種不同基因的作??用而被激活。在另一項分析中,乳腺癌組織病理學家對間質腫瘤浸潤淋巴細胞(sTILs),遷移到腫瘤中的白細胞進行了計數。

這就是這些測試很重要的原因。DDIR狀態和sTIL密度都可以衡量人體修復DNA損傷和增強針對癌癥的免疫反應的能力。AC化療最適合DNA修復缺陷的腫瘤。因此,DDIR陽性和高sTILs密度可用于預測AC化學療法的更好結局。

這正是SWOG團隊所證實的。

研究人員能夠對381例患者的組織完成DDIR評估。其中,有62%的DDIR陽性-基于S9313的結果,AC化療的療效更好。他們的分析表明,研究人員能夠從423例患者樣本中獲得sTIL密度結果-密度越高,AC化學療法的結果越好。在這兩種情況下,DDIR信號均為陽性且sTIL密度較高的經AC化學療法治療的患者無癌時間更長,而且壽命更長。

研究結果對癌癥的護理和研究具有重要意義。DDIR分數可用于指導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療。DDIR陽性的患者可以單獨接受AC化療,而DDIR陰性的患者可以單獨接受治療或與AC化療聯用。此外,研究表明,DDIR陽性腫瘤中最重要的生物學過程是免疫系統激活,表明這些腫瘤可能是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的良好靶點-可能是未來臨床試驗的研究方向。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T派禁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