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18種非傳染性疾病政策中執行的比例不到一半

平均而言,國家在2017年世衛組織建議的18種非傳染性疾病政策中執行的比例不到一半,并且隨著時間的流逝,實施情況正在緩慢改善。

非傳染性疾病包括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癌癥和慢性呼吸系統疾病,占全球所有死亡人數的73%。

除針對酒精和體育鍛煉的政策外,所有18條政策的應用均有所增加。

伊朗和哥斯達黎加在2017年之前實施的政策數量排名全球最高。美國在實施減少非傳染性疾病的政策方面落后于中等收入國家。英國與挪威并列第二,而海地和南蘇丹排在最后。

根據《柳葉刀全球》發表的151個國家的結果,對世衛組織推薦的預防和控制非傳染性疾病政策的第一份分析發現,實施進展緩慢,但平均只有一半以上得到批準健康雜志。本研究是第一個分析2015年至2017年全球18項政策付諸實施的進展情況的研究。

2015年,作為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一部分,有193個國家承諾到2030年將非傳染性疾病的過早死亡減少三分之一。世衛組織成員國批準了一系列干預措施,以幫助減少非傳染性疾病的四個主要危險因素:吸煙,有害使用酒精,不健康飲食和缺乏運動。2018年,《柳葉刀》(The Lancet)成為世衛組織的獨立非傳染性疾病高級別委員會,呼吁各國元首采取大膽行動,預防和治療非傳染性疾病,促進精神健康和福祉。

“世衛組織提供了一條路線圖,以幫助政府應對減少非傳染性疾病可預防的過早死亡的挑戰,我們著手觀察是否在實踐中遵循它,如果不是,那么為什么這樣做,”他說。英國牛津大學的盧克·艾倫博士。[1]

為了進行分析,作者使用了世衛組織2015年和2017年發布的進度報告,該報告監測了151個國家實施18種非傳染性疾病政策的程度。為了對各國實施政策的程度進行評分,他們對每項已完全實施的政策給予一個分數,對部分實施給予半分,對沒有實施則給予零分,或者在沒有數據時給予零分(然后轉換為百分比) 。作者根據所應用政策的百分比對國家進行排名。

這項新研究發現,總體而言,實施率從2015年的平均42%改善到2017年的49%,因此實施的政策比例仍然不到一半。109個國家增加了已實施的非傳染性疾病政策的數量,但在32個國家中,進展卻相反。在南蘇丹和海地,2017年僅實施了5%的政策,而哥斯達黎加和伊朗的聯合實施評分最高,接近87%。

平均而言,18項政策中有14項的執行情況有所改善。最常用的方法是引入臨床指南,煙草包裝上的圖形警告以及有關國家非傳染性疾病危險因素的調查。實施最不廣泛的是與市場有關的政策,包括煙草稅收,煙草大眾媒體運動和禁酒廣告禁令,以及提供心血管藥物治療。許多國家在通過大眾媒體運動促進體育鍛煉(平均執行率從61%降至54%)和對酒精飲料的銷售和促銷實施限制(酒精飲料廣告禁令的實施減少了10%)之間倒退了一步。 2015年和2017年;從43%增至33%)。

研究人員分析了實施程度與七個政治,地理,經濟和死亡率指標之間的關聯,這些指標包括每個國家的民主指數,世界銀行的收入群體和非傳染性疾病過早死亡的風險。結果表明,民主中左翼國家實施了更多政策。這組作者說,從理論上講,民主國家對人民的反應更快,盡管他們指出民主國家也可能不太可能采取限制行業利潤的措施。例如,美國在與市場有關的政策方面表現不佳,在其已實施的所有政策中,在151個國家中排名第50位。

許多高收入國家在實施工作中排名前20位,而在低收入國家中得分最低。例如,排名前20位的國家中有17個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但是,一些國家不贊成這種趨勢。例如,伊朗和哥斯達黎加這兩個中等收入國家在執行方面得分最高,而摩爾多瓦在非傳染性疾病政策執行方面的綜合排名卻排在第五位,盡管在151個國家的國民總收入中排第130位。

牛津大學的比阿特麗斯·楊(Beatrice Yeung)表示:“盡管財政資源很有幫助,但實施非傳染性疾病政策不一定昂貴,而且某些政策(如稅收)實際上可以產生收入,增加一國的資產負債表,而不是浪費資金。英國。[1]

作者強調了他們研究的一些局限性。例如,某些政策在打擊非傳染性疾病方面比其他政策更為有效,但實施得分將它們視為同等的。同時,對實施中廣泛差異的可能解釋進行的分析能夠確定關聯,但是不能將其視為原因。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T派禁波色